您当前位置:建榆新闻网 >国际> 151tyc-为此事他誓做玄奘,妻子不堪忍受私逃,他骑马狂追百里抢救三天

151tyc-为此事他誓做玄奘,妻子不堪忍受私逃,他骑马狂追百里抢救三天

来源:建榆新闻网 2020-01-11 19:15:35

151tyc-为此事他誓做玄奘,妻子不堪忍受私逃,他骑马狂追百里抢救三天

151tyc,常书鸿是我国著名的画家、美学家,美术史学家,美术教育家,以及敦煌学家。原本在法国留学的常书鸿,1936年受时任教育部部长的王世杰之邀,回国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

常书鸿在巴黎的作品《画家家庭》

1942年秋季的一天,梁思成找到常书鸿,问他愿不愿意担任拟议中的敦煌艺术研究所的工作。到敦煌去,正是常书鸿多年梦寐以求的。第二年,常书鸿就离开重庆去办研究所。临行前,梁思成送了他四个字:破釜沉舟!而徐悲鸿在常先生为筹集研究所经费举办的个人画展也对他说:“要学习玄奘苦行的精神,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决心。”

敦煌的生活是非常艰辛的。常书鸿特别喜欢喝咖啡,甚至把从法国带回的咖啡壶也带到了敦煌,可是他只能喝又苦又咸的咖啡,因为没有糖,而水却是咸的。那时敦煌的老百姓首先要解决主粮的生产,很少种蔬菜,成年都是咸韭菜。肉要从城里买来,来回五十几公里,牛车要走十几个小时,牛又要休息,就是一天一夜了,加上戈壁滩上的太阳一晒,肉很快就臭了。

常先生刚到敦煌的时候,张大千和谢稚柳还在。后来谢稚柳先走了,张大千临走时送给常书鸿一幅《蘑菇图》——一幅手绘地图,标示出在窟前区哪儿长着蘑菇。蘑菇,就是美食了。

1948年的常书鸿和女儿——“敦煌之花”常沙娜

后来,妻子陈芝秀也以去兰州治病为名出走了,丢下两个子女。妻子出发以后常书鸿才知道她是不堪忍受敦煌那种修道士般的生活,打算再也不回来了。常先生策马狂追,跑了二百多公里,昏倒在戈壁滩上,被在玉门找矿的地质工程师和老工人救起。抢救三天后,常书鸿醒来,还是选择了事业,又回到了敦煌。

1948年夏秋,常书鸿带着敦煌研究的各专题五百多幅临本在南京和上海举办了一次展览,许多国民党要人都前来参观。这时研究所又重归教育部,教育部长朱家骅下令将这批临品全部送到台湾“展出”。常先生察觉到其中用意,没有执行,而是将所有临本秘藏于上海和杭州,自己带着子女悄然飞回敦煌,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敦煌壁画临摹作品

莫高窟有一座倚崖高楼,称“九层楼”,檐角都挂着铃铛,叫做“铁马”。不管春夏秋冬,白天黑夜,“铁马”都在微风中摇曳作响。常书鸿听了几十年,后来住在北京听不到了,就只得在窗前挂一副铃铛,聊胜于无。常书鸿总以敦煌人自居,从北京给人写信,总是忘不了自称“客寓京华”。1994年,常书鸿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根据他的遗嘱,骨灰葬回敦煌。

日本当代著名作家井上靖敦煌藏经洞的历史故事为素材虚构过一部小说,题为《敦煌》。

藏经洞原为唐宣宗大中五年(851年)时河西都僧统洪辩的影窟。约在11世纪,西夏统治末期,莫高窟的僧徒们考虑到战争的灾难,于是就把寺院历代保存下来的经卷等全部封存在此洞里,然后外筑补壁,并绘壁画掩人耳目。后因僧徒逃难难未归,洞窟颓废,年久日深,洞窟甬道被风沙淤塞,因此幽闭近800年。

小说《敦煌》即以此为背景展开。主人公赵行德是一名落榜举人,在汴京城街头偶然救下回鹘公主,赵行德和回鹘公主一起流落到西域,在敦煌经历战争、爱情和死亡。

《敦煌》书影

这是一个关于守候的故事。回鹘公主守候赵行德,公主死后,赵行德守候千佛洞,而千佛洞在守候着什么——我们短暂的一生或许根本参不透。而敦煌,不也是如此?近代以来,从无知短见的王道士开始,接着梁思成和徐悲鸿到来,再到常书鸿——从此敦煌莫高窟有了稳定的守护人。自1943年开创的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几经风雨飘摇,在熬过了抗战最艰难的日子和更加不堪回首的“文革”的屈辱岁月以后,坚持住了,一直发展成今天已拥有约五百人的敦煌研究院。只要敦煌存在,这些把自己的命运与敦煌连接在一起的人们会一直守候下去。

第一代敦煌守护者们

这一次,时光美物联合插画师@鲁奇舫,愿意做敦煌的守候者。而方式,就是把敦煌美轮美奂的壁画设计、制作成你可以带在身边的小物。夏天烈日当空,我们首推敦煌主题创意防晒小黑伞《仙踪》。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伞的国家,从发明到现在至少有3500多年的历史了。那时候的伞被人称为“簦”(音 灯)。伞在古代除了遮阳挡雨外,还被列为达官显贵的装饰品和士大夫权势的象征,这些象征尤其表现在伞面的绘画。

伞的繁体字为“傘”,五个人聚在一起,据说寓意多子多福或者保平安、预祝金榜题名的寓意。所以那时候歪果仁到中国来,十有八九会买把伞作为纪念品的。

——这实在是个有趣而美好的发现。而且当我们拿到这些有故事的素材时,正是气温回暖的初春。环状的藻井图案、回旋舞蹈的飞天,多么适合在一把伞上安家,变成可以跟随我们出行的一片美丽的清凉。而紫外线,是皮肤衰老和损伤的头号原因,不如优先做成upf50+的高防晒规格的黑胶伞吧。你看,这些会讲故事的美丽图案,不也存在在少雨而日烈的敦煌吗?

@鲁奇舫 2014年,毕业于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美术系。生活工作于杭州,性格像猫一样温暖随和,是一枚对世界充满好奇的自由插画师。

鲁奇舫在尊重敦煌壁画基础上进行颠覆性的元素重组,从他独有的光怪陆离的荒诞岁月开始,带着无边的想象,呈现出饱满热烈、天马行空般的风情。他的作品将传统的敦煌造型嵌入中国传统纹样之中,体现了敦煌文化开放和包容的姿态——这也是我们当下最需要的一种精神。

购买可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查理兹·塞隆获第23届好莱坞电影奖事业成就奖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